????幽暗的地牢只剩一个好好站着的内侍,和一个被固定在十字形木桩上的人犯。若不是身后的木桩支撑,此人必然是要瘫倒在地的。

????“宋飞,昔日在闵妃床上神魂颠倒之时,没想到今日吧?”内侍笑嘻嘻的问道。

????人犯没有反应,若不是垂下来的发丝还被呼出的气体掀动起一点,几乎与死人无异了。

????“唉,睡了皇上的女人,死也该瞑目了。只可惜,你那年迈的双亲何辜,不仅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,还要被暴怒的萧家人记恨,只怕是度日如年啊!”

????……

????“不过,想来也用不了多久,你们一家就可以在下面团圆了。”

????“你……”犯人的声音沙哑的几乎难以分辨,知道此人跑到自己这必死之人面前扯这些必有用意。只是一时他想不出自己还有何利用价值。

????“年轻人嘛,犯点错,一时管不住下面的也是常有的,人不轻狂枉少年嘛。当然也可能是那年过三旬的老女人耐不住寂寞,主动投怀送抱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????“没……有……”人犯走到这一步,还是想给女人争取一些颜面。

????“呵,你倒是有情有义,对一个已死的女人尚且维护一二,你那苦命的爹娘,你就不管了?”

????被血污黏连成缕的头发有了更大幅度的动静,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透过缝隙看向来人。阴郁的声音道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????内监笑了:“聪明人!很简单,我是来帮闵妃鸣冤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犯人沉默片刻:“我照你说的做了,他们便能放过我爹娘吗?”

????内监:“找到元凶,谁还会在乎你这个小卒子,更不要说连累双亲了。”

????犯人沉默了更长时间:“好。”

????两日后,宫中爆出更惊人的消息。

????诏狱中的食物被人投毒,因那日人犯被打的吃不下东西,饭被丢在墙角被老鼠吃了,不多时,偷吃的老鼠全蹬腿死了。

????狱卒自然是大惊,人犯在他们手里可以半死不活,但皇帝还没吩咐,最后那口气就得给他留着!人犯也是大惊,本来用刑多日已经没什么可吐露的东西了,看到墙角四脚朝天的老鼠,人犯突然发了狂,嘶吼了半天狱卒们才听清,他有话要说!

????人犯招供,他是受大殿下王契指使勾引萧闵妃的,甚至用上了一些下作的手段!

????此言一出,狱卒们不敢隐瞒,急忙上报给王钧。王钧还没做出反应,大概是狱卒急于向人卖好,次日萧家人哭哭啼啼进宫,要王钧给他们主持公道!

????他们的女儿本来已经板上钉钉,带着莫名其妙的疾病离世,但那是给世人看的,究竟是怎么回事朝廷内外谁不知道呢!如今有了转机,萧家人不管如何也要把丢下的脸面捡起来擦干净!

????王钧已经在萧家人之前招了王契进宫,给萧家人的解释是关起来严格审讯,但人在哪里并没有说。

????萧家人也是急昏头了,只看到自家门楣上的一道曙光,忘了要发作的对象是皇帝的大儿子,唯恐皇帝偏颇,哭哭啼啼的拉了四殿下出来说事,年幼丧母,无妄之灾等等。

????而那原本被折磨的几乎没了人形的宋飞作为重要人证被保护了起来,人虽然还在诏狱,却多了几个看守,还有大夫给他诊治,萧家人此时全部希望都在他身上,比任何人都希望他活着,活到能同王契对质那一天。

????后宫之乱中脱颖而出的大殿下,原来是一切纷乱的源头,朝中风头瞬间调转,对王契口诛笔伐的人陡然多了起来,虽还只是一些官职低微的文官,最大也不过也御史,但王钧忍而不发的态度耐人寻味,每日上折子的人也缓慢增加着。

????何来知道的很快,“乌兰姑姑”的禁令并没有多少威慑,因为满宫都在传,根本无法追查来源。何来很快知道了事情的反转,心里一咯噔,鹰绰的目的终于达到了。

????她有点不敢问,下一个会是谁了。

????孟宁下职后,骑马走在熟悉的路上,陡然升起的危机感让他迅速转身,堪堪躲过一颗“暗器”,暗器打在地上反弹后跳了两下,竟是一枚果核。

????孟宁举目望去,卓先生翘着腿坐在街边小摊的长凳上,对着他微笑,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碟蜜饯。不过孟宁十分肯定,这绝对是货真价实的皮笑肉不笑。他下马走过去,也不嫌长凳粗糙会磨花他精致的锦袍,冷声道:“先生是为大殿下之事找我吗,此事我毫不知情,爱莫能助。”

????贺兰勤没有看向他,淡淡的像是谈论今日明媚的春光:“在我眼皮底下,陷害我的朋友,你当我是死人吗?”

????孟宁心虚:“大殿下之事,只有一人攀咬,并无实证,还有转圜余地。与其在我这里耗时间,不如……”

????“好,你指我一条明路,我该去找谁?”

????孟宁……

????“如果你们的目的是抹黑大殿下,已经成功了,没必要非把人往绝路上逼吧。劳烦孟统领回去告诉你的主子……”

????孟宁:“我没有……”

????“不是主子,那就是合作伙伴。我相信这么下作的事也不是你能做出来的。”贺兰勤一笑,“适可而止,做的太明显了,皇上也不是傻子。”

????贺兰勤说完就走了,孟宁愣怔半晌也要走,却被店家软语拦下:“大人,那位客官的茶钱还没有结。”

????孟宁没有纠缠,掏出一小块碎银子结了账,上马走了。

????这个夜间本不该他值夜,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又入了宫。夜深人静之时,惊动鹰绰出来说话。

????仓促出来,鹰绰散开的发髻没有挽起,披了件外衣出来,大概知道会遇上什么人,那面具终于算是拿下来了。

????孟宁站定,压低声音质问:“你够了吧,还要害多少人!”

????鹰绰:“也没几个了……你……”

????话没说完,鹰绰一闪没入阴影中,随即是一道黑影用更快的速度俯冲下来,落在她刚刚站立的位置。掌声猎猎,两人已交上了手。

????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品众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zshu.com/book/98382/186/